甲氨蝶呤被“OUT”,冠心病抗炎走到了末路?

CIRT研究是一项双盲随机对比试验,计划入选7000名既往患有心肌梗逝世或伴有2型糖尿病/代谢综合征的冠心病患者,研究组每周服用15-20 mg甲氨蝶呤,对照组服用相应的安慰剂。

其主要终点是心源性去世亡、非致死性心梗、非致死性卒中的复合终点,研究附近结束时,血运重建也被包含入复合终点中,盘算随访3-5年。然而,2018年年初,在入选4786名患者,经过中位时间为2.3年的随访后,美国国破卫生研究院(NIH)叫停了这项研究,其理由是现有数据已能解答研究假说。

无效!甲氨蝶呤被叫停

抗炎治疗在冠心病范围的探索仍在连续......

图1:既往的冠心病预防研究均提示心血管事件危险的降低与LDL程度的下降呈正比,但CANTOS研究表明,单纯的抗炎治疗能够独破于降脂作用之外供应获益

研究成果表明,甲氨蝶呤未能降低白细胞介素-1(IL-1),白细胞介素-6(IL-6)及高敏C反应蛋白(hsCRP)的水平,研究组跟对照组的事件率辨别为4.13 vs 4.31/100人年(HR:0.96,95% CI:0.79-1.16);并且,甲氨蝶呤组患者肝酶升高、血细胞减少、非基底细胞皮肤癌的发生率高于对照组。研究结果令人失望。

图2:甲氨蝶呤与抚慰剂比较未能下降血汗管危险

然而,近期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发表的CIRT研究却未能证实甲氨蝶呤在冠心病二级防范中的作用,为抗炎医治在冠心病中的应用蒙上阴影。

慢性炎症对动脉粥样硬化中的促进作用早已得到众多基础研究的证明。近年来,众多冠心病二级防备研究以慢性炎症作为治疗靶点。

在传统药物方面,他汀的降脂跟抗炎双重机制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新型药物方面,2017年公布的CANTOS研讨结果也令人振奋,白细胞介素-1β(IL-1β)的特异性抗体也可能额外降落冠心病患者的心血管事件。甲氨蝶呤作为风湿免疫科最常用的免疫调节剂之一自然也被列入了备选药物。